【陪伴日記】你的今日,是他們渴望的明日

1

母親住院的五十六日,隔壁的床位輪替了六位病友。
大部分的病友多是定期藥物注射,短則一晚,長則三日左右便出院了。

其中一位病友原本也是安排定期藥物注射,由於住處不遠,加上怕孩子們擔心沒有跟他們說,因此下午放學時間前,她的先生會先來接她,之後一同接就讀國中、小學的兩個孩子下課,回家吃飯、梳洗,待孩子們熟睡以後,便回到病房繼續療程。
夫妻倆很是恩愛,太太因治療感到不適時先生總是輕聲哄著她。

病友的母親說她是去美國讀完書回來才確診為自體免疫疾病的,要是能及早發現、早點治療或許就不會像現在這般受苦。

我從伯母的言詞間嚐到為人母的心疼及自責,頓時語塞,只是微笑。

病友則打圓場的說,你看你把氣氛弄尷尬了!接著撒嬌得問爸爸今天會來嗎?

翌日清晨抵達病房時,隔壁床突然插上好多儀器,陌生的儀器架滿床與床之間的通道,醫院發出了第一張病危通知。

一夜之間風雲變色,低氣壓令我的頭感到脹痛。

她的先生由於工作的關係,已無法再休假,於是請了個看護照顧她。
病友開始有點意識不清,能說話時總重複相同的詞句──要回家、找媽媽、找老公,令人感到心疼,昏迷指數不斷下降。

那天,醫療器材突然警示狂響,我們被請出病房,緊急在病房裡進行搶救。

病友的先生跟來探望的朋友說,自從確診後的這些年其實已經收過很多次病危通知,以為自己早已做好心理準備,但是昨天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,那是第一次夢見神明。

在來醫院的路上和計程車司機聊天,司機除了開計程車以外,只要有空就會去廟裡解籤詩,於是病友的先生跟他說了這個夢。

計程車司機聽後跟他說,要他放手。

說到這兒他哽咽起來,接著說,「我其實也知道,可是……」

他突然放聲哭號,「我其實很害怕,很害怕失去她……」

我們在房門外也跟著緊張來回踱步,祈禱一切平安無事。

經過幾個小時的搶救,終於將她從鬼門關前搶回,轉送加護病房。

我不清楚他們後來的狀況,但願能像前幾次的病危通知一樣,只是虛驚一場。

2

另一位病友是在花樣年華的高中確診為自體免疫疾病的女孩。父親的離世讓身為老么的她變得獨立堅強,十幾年來獨自進出大小醫療院所,自己倒立拍痰。

在那之後的某一年,由於複雜的病情必須開始洗腎,她仍舊獨自堅強面對,不想給家人帶來負擔。

是次由於手部需要開刀,開完刀每日在病房上藥清瘡的時刻,總讓我也隱約得感到疼痛欲泣。
由於身體狀況已不堪上麻藥,每每換藥時,那絲毫無法減緩的難忍痛楚,她都咬牙忍下。打點滴打到手部已經無法再插針時,便改由腿部注射。

這麼堅強的女孩,在一日下午情況突然急轉直下,醫院發出了病危通知。

女孩的哥哥趕來,看著病床上的妹妹難過得不斷哭泣。
女孩的母親要兒子不要在妹妹面前哭,這樣妹妹會傷心。說著說著,女孩的母親自己也哭了起來。

醫生帶著一行人開始進行救治,他要女孩的母親先別緊張,他會用盡所有辦法搶救。
女孩的母親向醫師感謝這十幾年的照顧,便到房外等候。

母親見狀要我趕緊返家,她會照顧好自己,要我不要妨礙他們工作。
其實我明瞭母親是怕我無法承受後續可能的結果,才急著趕我回家。

離去前我在房門口駐足了一會兒,我相信病友姐姐有堅強的求生意志,這一關一定可以挺過去。

隔天一早,看到醫生還在病房裡,感覺是否有人按下暫停鍵,前一日下午離去時的畫面與次日早晨的畫面完全疊合。

母親說,醫生徹夜搶救,生命跡象終於回穩了。

看著女孩一天一天恢復,女孩的同事們前來探望,大家都好開心她還記得大家的名字,雖然還不怎麼能回話,卻是朝向康復標的的一大步。

母親出院的那天,我們向她們母女倆道別,彼此祝福,願大家健康平安。

生命是如此脆弱渺小,在某些不堪負荷想放棄的時刻,我總想起他們,想著他們努力對抗病魔,努力活下來的模樣,那些不能承受之重、不能承受之輕,似乎默默縮小了。

但願我們都能把握活著的每一天,不論是百無聊賴的一日還是疲累厭倦的一天,因為這些日子對於努力想活下來的人們來說多麼珍貴,多麼得來不易。

如果喜歡我的創作,請點擊上方圖示給予最高五次的拍手,我將可以因此獲得實質的回饋。
首次點讚需註冊,可以直接以Facebook及Google連動登入。

註冊及點讚皆不須負擔任何費用。
您的每一次拍手都是珍貴的鼓勵,由衷感謝您。

合作邀約:akichenw@gmail.com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